00
 
  • 力荐
  • 推荐
  • 还行
  • 较差
  • 很差
雪域迷城,专属情色理论片

雪域迷城

我也要给这影片打分:
  • 很差
  • 较差
  • 还行
  • 推荐
  • 力荐
还行
温馨提示:[DVD:标准清晰版] [BD:高清无水印] [HD:高清版] [TS:抢先非清晰版] - 其中,BD和HD版本不太适合4M以下的宽带的用户和网速过慢的用户观看。
[西瓜影音]:需要安装播放器才能观看点击下载最新版本

雪域迷城,专属情色理论片剧情简介

  十八年前,魔法时代的最后一战,王朝皇帝带兵进攻生活在沙漠里的瀚海部落,想要打开南下扩展的大门,达到开疆拓土,扩张版图的目的。  在大军屠杀威胁下瀚海城大祭祀夜月不得已发动了黑暗圣杯的力量,希望用黑暗圣杯召唤亡灵军队的力量保卫自己最后的家园。黑暗圣杯虽然杀伤了王朝的大军,但年老力衰的夜月也失去了对圣杯的控制。王朝皇帝闯进保存圣杯的圣殿,准备利用自己的力量发起最后的一击。但在圣杯营造的幻象中,王朝皇帝看见了自己弟弟崇光没有救援自己却带兵回帝都借机造反,自己失去了一切。但夜月却在圣杯幻象中看见皇帝的女儿在精灵的祝福下从死去母亲的腹中诞生。而其后的征召更表明蝴蝶(公主舞阳)和狮子(雷欧)将彻底改变世界。夜月在石板上留下了对未来狮子和蝴蝶的预言,和皇帝、圣杯一起消失在瀚海祭台下的迷宫之中,魔法时代也随之终结。  王朝皇帝的心腹杨安带着襁褓中的公主舞阳,躲避崇光皇帝的追捕,逃到雪域国胭脂镇中隐居下来。在这个小镇上,无人不知杨安是个医道高明的医生,他的女儿舞阳自幼随父行医,每日里采集草药,甚至亲自动手为病人熬药,对病人体贴周到,她的温柔是让病人快速康复的良药,甚至她身上那股清清冽洌的草药香气都为病人所熟悉和喜欢。  幼年的舞阳在先知那里第一次听到了蝴蝶的预言,并知道自己未来的丈夫将是一个雄狮,一个能够拯救世界的大英雄。而此时,在瀚海一个废弃的营地雷欧被蓝虎佣兵团队长龙镶尉发现,成为佣兵团的少年佣兵。  时光飞转,舞阳长大成人。雪域王子纳龙喜欢舞阳,总是跟在舞阳的身边。她拥有一种神气的能力,可以呼唤精灵的力量为人治病。但她的这种能力却引起了雪域当局长老的注意。在雪域长老的一再试探之下,杨安高手的身份暴露了,进而舞阳王朝皇族的身份也暴露出来。杨安和舞阳只能开始逃亡。  雷欧已经成为佣兵团新一代的领袖,他决定放弃佣兵身份带着大家开始没有刀光血影的生活。但佣兵团等着吃饭的现实却逼着雷欧不得不接下一个任务。他的任务就是到雪域带走一个叫做舞阳的女子,并把她安全的交给王朝的委托人。在命运的安排下,两个注定要相遇的人踏上旅程。  逃亡中的舞阳落入了雪域长老的手中。王子纳龙为了爱情要求父王放掉舞阳,而国王却有自己的打算。原来在雪域和王朝之间断断续续的战争已经进行了很多年,雪域早就准备停战。但战争中有优势的王朝不肯轻易放弃,提出让王子纳龙做人质才肯停战。舞阳的出现对雪域有很大作用,她可以顶替纳龙成为和王朝谈判的筹码。  纳龙看通过正常渠道无法救出舞阳便亲身冒险,想要从监狱中夺回舞阳,杨安也赶来迎救舞阳,但国王派出的雪域武功第一人??雪域魔人出场了,没有人能够打败他。纳龙只好伪装自己是人质,冒死拦住雪域魔人的攻击,才终于将舞阳救出。  逃出虎口之后,杨安深为舞阳的身世之谜担心,跟舞阳说他们不能在雪域呆下去了,他要领舞阳回归王朝的鹤山,去投靠他的旧友祁连。纳龙也要行走江湖了,一路上死缠着舞阳不放。最后还是杨安用计甩掉纳龙。  纳龙发现自己被弄回王宫之后,不依不饶要追赶舞阳,国王无奈只好说出抓捕舞阳的真相。纳龙虽然只图活得潇洒不愿当人质,但他看着疲惫的父亲突然明白了自己的责任,他愿意自己去做人质,而不要父亲伤害无辜的舞阳。  杨安舞阳寡不敌众,杨安终于被杀临死之前似有话要说却只说出不要让舞阳踏上王朝土地的事情。舞阳大恸,在埋葬杨安后决定寻找更多线索。找到自己身世的真相。  舞阳按照杨安的吩咐准备去找祁连。在小镇上,舞阳遇到了正在寻找自己的雷欧等人,并和雷欧的手下嘎亚、辛达、尼玛发生了冲突。雷欧发现这个闯祸的小丫头竟然就是自己在寻找的目标舞阳。宿命的狮子和蝴蝶相遇。  舞阳在雷欧等人的押送下前行。舞阳不能明白为什么雷欧等佣兵会这样对待自己,她觉得雷欧很冷血,没有人性,与之相处时总是发生矛盾。。途中屡次遇到雪域的追捕士兵,雷欧大智大勇一一化险为夷了。舞阳也用她的医术一次次地为那些受伤的佣兵们疗伤,佣兵们都很为舞阳所感动,连雷欧的三个不离左右的同伴嘎亚、尼玛和辛达都对舞阳友好起来。雷欧在夜战中为了替一个同伴挡住一只冷箭而负伤,并拔下这支箭反射了回去。这让舞阳很受震动。他们终于赶到了边境地带。边境上一片萧条景象,原来雪域和王朝正在开战。战争践踏了百姓的家园,他们流离失所被困在边境上,有许多人生了瘟疫,病入膏肓。所有人都在说天下要乱,路上到处看得见惨状。舞阳看着这么多人陷入贫病又动了恻隐之心,主动地为百姓们治病。但是舞阳囊中羞涩,没有足够的钱来接济穷人,求助于雷欧,并说找到祁连后一定会加倍奉还。雷欧虽然嘴上不说,但内心也很认同舞阳的做法,并默不作声地帮助舞阳。舞阳为病人治疗之后终于得来了片刻的安闲。  月夜之下,舞阳来到了小河边,她要洗尽多日来的疲劳和痛楚。雷欧远远地为舞阳护卫着,并被舞阳的美所陶醉,他不由自主地唱起了一首瀚海的歌谣,歌声中流露了他深藏在内心的对舞阳的情感。老仆人嘎亚感叹复兴大业未成,雷欧却动了“凡心”。而尼玛和辛达也跟雷欧开玩笑揭开他内心的秘密。雷欧是一个非常内敛的人,他不肯承认这份感情。   雷欧将舞阳交给了雇主,但他又带人从雇主手中抢回了舞阳。他告诉舞阳,自己接下舞阳的任务了,自己会护送舞阳到达王朝。舞阳发现这个冷面的雷欧竟然也有人情。雷欧不知道,自己这次的雇主竟然是当初自己的同族同伴阿丽玛,现在的名字叫做冷云。   冷云在丢失舞阳后决定雇佣兵来替他们冲锋陷阵。佣兵团的人和雪域士兵两股势力合而为一共同对付他。因为佣兵之间彼此并不相识,所以雷欧与敌人开战之时并不知道对方也是蓝虎佣兵团的人,当战斗进行到白热化阶段的时候,雷欧拼命战斗,身上出现狮子图腾,佣兵团的大头目龙镶尉赶来认出了雷欧。他命令雷欧杀死舞阳,以解救佣兵团。雷欧挣扎在良心与责任之间。他选择了保护舞阳。因为佣兵的第一位荣誉就来自对雇主任务的忠实。好战狂人雪域魔人也知道对方有高手赶了过来。   而雷欧和舞阳处于雪域与王朝的交界地带,陷入了进无门,退无路的绝境之中。经过一翻浴血奋战,雷欧的人越来越少,越来越势单力孤,最后杀得只剩下他和三个伙伴拼尽全力地保护舞阳了。就在舞阳等人危急万分的时候,纳龙和他的使团赶到了,纳龙一看两方对峙的局面立即明白了杀手的身份,命令部下出手救人,被大臣们拦住。纳龙无奈,又不甘心不帮舞阳,灵机一动想出一招,他下令过关,等到了交界地的时候却假装从马上跌下来,受伤,让舞阳为他医治,趁机与舞阳等人换了衣服,使舞阳、雷欧他们顺利逃入王朝。   舞阳一行来到鹤山,在大臣与舞阳的劝说下,纳龙不得已忍痛离别舞阳。舞阳手持杨安临死之前留下的信物——蝴蝶项链,她要凭此物去鹤山找到祁连。鹤山城里,舞阳到处寻找祁连的下落却每每被告知没有此人。舞阳非常苦闷。其实就在舞阳打听祁连下落的时候,祁连手下的家人也在注意着舞阳,他们经过观察发现舞阳没有恶意,身后也无人跟踪,便把舞阳和雷欧引入祁连家。   现在的祁连已经更名改姓,以富商面貌出现。他见到舞阳带来的信物后对舞阳异常热情,甚至毕恭毕敬,诚惶诚恐。舞阳不解其中之意,但却对祁连给她布置的超乎寻常的豪华居室和丰盛宴席不知所措,很不习惯。而祁连却说这一切都是舞阳应得的。   这更让舞阳受宠若惊。雷欧与舞阳在花园中漫步,雷欧说看到祁连对舞阳如此尽心,他也可以放心地走了。雷欧眷恋舞阳,但又不便说出口,话里有话地流露出不舍之意,可是舞阳对此浑然不觉,还一个劲地安慰雷欧后会有期。雷欧羞于示爱,带着遗憾离开了舞阳。祁连为了证明舞阳的身份,让舞阳滴血在蝴蝶项链上,唤出了蝴蝶幻影,而雷欧受到感应身上的狮子也自动出现。让他感觉小城要出大事,并且一定和舞阳有关系。雷欧又回到了鹤山城。   他们没有想到,冷云来到祁连家里,用自己美貌迷惑祁连,在祁连不肯屈服时爆发了一场血战。垂死的祁连告诉舞阳她是公主,而当今的皇上就是舞阳的叔叔,杨安交给舞阳的蝴蝶项链代表舞阳的身份,他让舞阳离开王朝。为了救下舞阳,祁连用尽内力使出天魔解体大法自暴身亡。舞阳知道自己的身世后不知所措,一片茫然。就在这最危急的时刻,雷欧赶来救下命悬一线的舞阳。   祁连家来了神秘人冷云,她看到尸体上的刀伤,认出这是雷欧的狂沙刀法,而伤口是雷欧流沙千里造成的。她也照样出招,在墙壁上留下了一样的痕迹。   著名歌唱家名优冷云受克尔特领主邀请做客,在密室里,冷云拜见一位神秘人士,他提出让冷云为自己寻找黑暗圣杯的下落。并答应报酬丰厚。冷云答应了。   舞阳被雷欧救出后心境灰暗,觉得自己给别人带来了那么多的灾难,是个不祥之人,动了求死之心。舞阳走入隔断雪域、王朝、瀚海三地的古森林,在森林里,她被树鬼袭击围困,慌乱中她呼唤魔法精灵,精灵出现暗示地告诉舞阳她遇到的一切都是宿命的安排。而她在先知那里看见的狮子就是未来和她一同恢复魔法光荣时代的伙伴。宿命是不能逃避的。   同时,发现舞阳不见的雷欧也进入了古森林,他被树鬼带领经过苦战终于和舞阳相遇,也听到了精灵的暗示预言。雷欧是知道自己狮子的秘密的,原来雷欧苦战的时候身后会出现狮子的图腾。但他最大的仇人就是王朝,他无时无刻不想报复王朝让瀚海人流离失所的仇恨,而舞阳竟然是王朝的公主。他根本不相信预言的内容。但精灵还是交给雷欧一把兽刀,这是代表瀚海权力的武器。雷欧被责任和对王朝的仇恨驱使想要杀死舞阳,但他不能面对舞阳的眼睛,只好选择舞阳熟睡的时机。在兽刀举起挣扎犹豫的时候,雪域魔人袭击,舞阳为雷欧挡住了魔人的一次攻击。雪域魔人因为和雷欧的打斗过瘾而不顾雪域的命令一意要挑战雷欧,他打伤了雷欧。并告诉雷欧只有自己的独门功法或天香城堡的领主司家收藏的龙血才能治疗。   舞阳独门的功法——精灵治疗非但不能治疗雷欧还让雷欧伤势加重。舞阳将雷欧藏在一个山洞里,独自一人下山去寻找龙血。   来到天香城堡的舞阳根本不可能见到司领主,她只好独闯内堡。奇怪的是舞阳竟然一路顺利来到藏宝的天香楼,她发现竟然有人提前进来偷龙魄,因为舞阳那人的行动失败了,舞阳被司领主抓到。但司领主看到舞阳的蝴蝶项链大惊失色,不敢擅裁,命人以八百里急报将消息送到帝都。此时的城主也有自己的烦恼,因为大盗花团锦簇那迦罗来到了,并留下记号说要下手偷东西。   舞阳一个人被司领主安置在天香城堡之内,走也走不了,留下又心急如焚。非常的压抑。而司领主对舞阳又是怀疑又是敬畏,不住地试探舞阳,侦察舞阳是否有诈。她被心中公主的身份和杨安、祁连自己父亲的死亡等疑问困惑着,又找不到答案,只好把心曲向一枝孤零零的花儿倾诉,她觉得自己与这朵花一样孤独凄凉。   皇帝得知有人手持代表公主身份的魔法项链大为震惊。庞首席来到宫里告诉皇帝南方异宝黑暗圣杯出现了,王朝的圣殿骑士已经得到,正在送来帝都的路上。皇帝要求庞首席一定要找到黑暗圣杯,同时跟庞首席提及有人持魔法项链之事。庞首席逼劝皇帝杀人灭口,皇帝对兄长死难之事心中有愧,不忍再伤无辜。庞首席去找女儿庞妃,希望她吹些枕头风,使皇帝动杀机,除后患。   当夜,舞阳再次偷龙魄,竟然成功了。出城的时候,舞阳才发现是那迦罗帮助了自己。那迦罗是天下闻名的大盗,他帮助舞阳偷窃龙魄只是因为被司领主追捕太紧,于是借手舞阳。现在他准备从舞阳手中拿走龙魄,但舞阳紧追不舍,让那迦罗烦恼,而在纠缠中,龙魄竟然不见了。但龙魄的不见也让追捕那迦罗的司领主只好放走了那迦罗。但那迦罗也帮助舞阳逃出天香城堡。   雷欧醒来,发现自己喝下了龙魄。   山野中,雷欧终于和寻找他的三个伙伴、瀚海人相遇了,但大家却要杀死雷欧。原来就在2天前,雷欧蒙面洗劫了瀚海营地,从长者那里抢走了瀚海城留下的遗物预言石板中的一块。雷欧因为一直昏迷,不能证明自己的行为。但关键的时候,伙伴还是相信雷欧的话,虽然辛达的妻儿也不幸遇难,他们站到了雷欧的身边,愿意帮助雷欧寻找真相。龙镶尉准备联合其他的瀚海人报复雷欧。雷欧第一个想到的线索就是舞阳,只有舞阳能够证明自己在那2天的行动,他知道舞阳要去帝都于是也赶往帝都。在客栈休息时,不料客栈之中却发生了一件大事。著名江洋大盗那迦罗事先通知要偷盗住店珠宝商的财物,雷欧自然不能坐视不管,他与那迦罗交手。旗鼓相当,两人不禁互相佩服对方的功夫。那迦罗不知道这人就是喝了自己龙血的雷欧,而雷欧也错过了和舞阳见面的机会。   天香城堡的司领主也在追踪那迦罗和舞阳,没想到却在一个夜晚被人袭击,全军覆没了。一直闲逛寻找雷欧决斗的雪域魔人出手结果竟然被宫装蒙面女杀手击退,雷欧等人在袭击后经过发现了一些线索。克尔特领主乘机接管了天香城堡。而崇光没有阻拦。天香城堡是抵御战争的最前线,庞首席也不感兴趣。   那迦罗表示他愿意带舞阳进京。虽然他救了舞阳,可是舞阳对他有抵触情绪,但那迦罗不管这套,只是一味地跟着舞阳往前走,还时常地照顾舞阳,这让舞阳多少改变了一些对他的印象,觉得他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坏”。两人的关系也得到了缓和。那迦罗非常怜惜舞阳决定帮她。   帝都里,那迦罗不断地领着舞阳出入最嗜华的酒楼、瓦肆,一副散尽千金的气派。舞阳觉得这样太招摇了,希望那迦罗收敛一些。而庞首席也注意到了那迦罗的行为。   舞阳对于那迦罗的活动并不关心,而是一心一意去找首相涤报,因为涤报是天下公认的铁面无私正直之人,也许涤报会告诉自己身世和最近自己为什么会经历如多的的坎坷。可是首相涤报已经离开帝都去迎接雪域的人质王子纳龙去了,首相涤报的家人把舞阳拦了出来。   公主萃心生在深宫,对于外边的世界非常向往,她也听说了那迦罗挑战世家子弟之事,很想出去看看热闹,可是宫中禁忌太多,没有成行。萃心不甘如此想出一个女扮男装的办法,逃出深宫。   萃心来到那迦罗经常去的一家酒楼之上,想要见识一下这位赫赫有名的那迦罗到底是何等样人。萃心的化装到来引起了舞阳的注意,她从医学角度分析认为萃心阴气过盛,应该调理,否则难保男儿之身。萃心觉得舞阳所言是无稽之谈,心中不快,大耍刁蛮要掀开舞阳的面纱看看,没想到被那迦罗拦住,在不知她是女人的情况下以轻浮的动作羞辱了她。萃心从小到大娇生惯养,说一不二,没有人敢轻慢过她,那迦罗的行为让她觉得这个男人的确与众不同,立刻喜欢上了他。   首相涤报见到纳龙,而雷欧找到涤报,涤报听说舞阳的事情大惊立刻赶回帝都。舞阳最后直接闯进皇宫,但被路过的冷云发现,冷云立刻拦住舞阳,因为舞阳是崇光皇帝心里的痛。舞阳和涤报错过。冷云将舞阳来京的事告诉了克尔特领主。庞首席手下的艾思法师也来面报说舞阳已经进京了。   纳龙来到帝都,皇帝安排他到御花园中玩耍。纳龙信步御花园遇到公主萃心。萃心因为私自出宫被父母知道后挨了训斥正闷闷不乐呢,看到纳龙摘了她最喜欢的花,心中陡起无名之火,捉弄纳龙,纳龙极为狼狈,但是萃心却异常开心。   帝都里,圣殿骑士将圣杯交给皇帝,圣杯带给大家奇怪的感觉,圣杯有魔力。   冷云面见克尔特领主,原来领主是冷云的大主顾,冷云怀疑克尔特领主收集瀚海石板的目的,在克尔特领主的手上已经有了3块石板碎片,只要凑齐余下的2块就能找到当年瀚海城下发生的秘密,揭开蝴蝶和狮子的预言。但冷云的行动被克尔特发现,冷云只好将舞阳交给克尔特领主。同时,克尔特领主让冷云偷出圣杯给自己。   涤报赶到天香城堡,他对原来的城主司领主的死因有怀疑,而司领主和那迦罗有矛盾。雷欧也发现那迦罗似乎知道舞阳的事情,立刻出发寻找那迦罗,并发现自己曾经和那迦罗交手。那迦罗逃离帝都的过程中不但要对付雷欧的追捕还要抵挡失盗的富商派出的兵和打手的追杀。他和雷欧两人各显神通。那迦罗有两次被那些富商的家兵设下的圈套抓住,雷欧出手相救,使那迦罗脱险。雷欧告诉那迦罗要亲自抓住他。   那迦罗和雷欧打累了,各自歇息,雷欧想着舞阳唱起了那支曾为舞阳唱过的歌。那迦罗听到这支似曾相识的歌,想起舞阳在路上也曾唱过,便问及雷欧,没想到雷欧竟是舞阳要救的那个人,也就是需要龙血的人。雷欧才知道龙血不是舞阳给自己的。雷欧开始认真回想石板的事情,而那迦罗告诉雷欧自己也听说过有关石板的传说。   克尔特领主带着舞阳来到天香城堡,皇家的行宫也在天香城堡,克尔特告诉舞阳崇光夺权的秘密,自己就是舞阳的表亲。自己愿意帮助舞阳夺回自己的权力。舞阳被蛊惑了。   雷欧听说圣杯出现立刻赶到天香城堡,他要夺回圣杯。   龙镶尉说动了瀚海13部族的高手,在狼歌的带领下,他们穿过了踏铁关。他们的出现让王朝震动。而准备回国的纳龙也被人打伤,多亏雷欧的出现才保住了小命。而天钩也发现这个凶手似乎和杀死司领主的凶手是一个人。   克尔特领主以探望太后为名领着义女舞阳进宫。舞阳看到老太后从内心深处油然而生出一种亲情。这使她对老太后竭尽关爱,在宫里为太后又是弹琴,又是吟诗,温柔乖巧之态得到了老太后的喜欢。第一次体会到亲情力量的舞阳冲动之下想与太后相认,被克尔特领主拦了下来,他劝舞阳不可盲动。   圣杯折射人心,崇光看见圣杯就想起自己当年的夺权行为,他不能承受圣杯的折磨,决定将圣杯还给瀚海。所有人都盯住了圣杯。   克尔特领主认为只要纳龙还活着能说话就有和平希望,而庞首席认为要准备战争了,同时,他质问首相涤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舞阳知道纳龙受伤,出于对纳龙生死的关心使舞阳不再顾忌个人安危,进宫为纳龙治病。皇帝不信舞阳这样一个弱女子能有什么过人的医术。那迦罗了解舞阳的善良天性,即便一个不认识的病人,舞阳也会悉心照料,更何况纳龙是舞阳的朋友,如果见死不救,舞阳内心定然会备受煎熬。虽然那迦罗知道舞阳这次进宫有些危险,但仍站出来为舞阳做保,说她完全有能力把纳龙的伤治好。为了讨得那迦罗的好感,公主萃心也替舞阳说好话。   皇帝答应舞阳给纳龙治病,但是条件是一定要治好。克尔特领主原以为没有人能治好纳龙的伤,没想到舞阳会从半道上杀出来,为此大为惊讶。纳龙的伤势太重,很难治疗,舞阳拼尽全力,终于救活了纳龙,但她暴露了自己是公主的身份。被软禁在宫中了。   崇光看着舞阳不知如何处置,庞首席一直要求杀死舞阳,而克尔特领主却力保舞阳,毕竟舞阳救活了纳龙,皇帝不能失信于天下。心存愧疚的崇光举棋不定把舞阳软禁在宫中。   庞首席派了人以侍候舞阳为名进行监视。克尔特领主也让冷云进宫,名义上陪伴舞阳,实际上是怕庞首席从中做祟。   圣杯失踪了,运送圣杯的涤报只好暂时停在边境上。   舞阳在皇宫中暂时软禁,她自己也拿不定主意要不要报复崇光。而在克尔特和庞首席的斗争中,冷云被庞首席的人抓了起来。冷云利用舞阳的天真逃了出来。而舞阳在那迦罗的帮助下离开了皇宫,她对自己的身份感到了厌倦。而此时她听说了圣杯的事情,为了弄清自己的宿命真相,舞阳赶往军营。   在军营外,雷欧也赶来了,但他现在不是为了复国,而是为了找到真相,不让瀚海和王朝再起争战。   但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圣杯被冷云带走了。天钩此时只能放开对王朝的仇恨,帮助舞阳寻找圣杯,终于在瀚海和王朝谈判彻底破裂前找回圣杯。但圣杯竟然只是真正圣杯的影子,要找到真正的圣杯需要凑齐瀚海石板,并在石板的提示下找到真正的圣杯。   那迦罗此时也参加到寻找圣杯的工作中来,他怀疑冷云在里面起的作用,于是找到冷云。结果被冷云骗到天香城堡,并死在里面。雷欧和舞阳找到那迦罗最后的线索,来到天香楼。   天香楼是克尔特领主的别府,但舞阳根本不相信克尔特领主会是坏人,为此和雷欧产生了矛盾。舞阳不同意雷欧潜入天香楼,但是雷欧不听,他坚信天香楼里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夜入天香楼。   在精灵帮助下,雷欧和舞阳找到了瀚海石板的秘密。但他们没有能保住秘密,冷云也知道了圣杯真正的藏处。此时的冷云被克尔特彻底控制,克尔特让冷云见了当年的天下第一美人,现在的疯子杀手,就是打伤纳龙和杀死司领主的宫装女蒙面人。如果冷云不听克尔特的命令,她将失去美丽,成为最丑陋的女人。冷云为克尔特偷盗兵符,事发落入雷欧手中。因为冷云美丽所以她有强大的蛊惑力量,大家让辛达看管冷云。但冷云还是迷惑了辛达,并害死辛达逃跑。此时的冷云手中有黑暗圣杯,她前往瀚海祭坛,想要召唤鬼兵,妄想利用圣杯的力量称霸天下。   雷欧立刻赶往瀚海祭坛当年的魔法阵所在地。舞阳因为想证实克尔特领主的清白,同时想找到杀害那迦罗的真正凶手坚持要参加调查,她告诉雷欧,现在自己只有雷欧一个朋友了,自己不能离开。雷欧不能拒绝舞阳,毕竟自己一直都深深爱着舞阳。庞首席也派他手下的艾思法师去追赶黑暗圣杯。   瀚海人开始威胁皇帝。皇帝推却不过,要求用最快的速度找回黑暗圣杯。但在私下里,克尔特领主却派人放出风去,说黑暗圣杯不见了。代表们听信了这一传言顿时群情激动,要求立刻看见黑暗圣杯。   庞首席和首相涤报说服了代表,希望大家冷静下来。   瀚海古城,雷欧、舞阳终于追到了携带黑暗圣杯的冷云,破坏了冷云召唤的行动,但是冷云还是带着黑暗圣杯逃跑了。   帝都里,庞首席和首相涤报焦急等待着黑暗圣杯。13部落首领迟迟等不到圣杯不免人心浮动,气氛非常紧张。他们挟持了首相涤报。皇帝和庞首席、首相涤报都觉得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他们急于找到另一个联盟,共同对付可能发生的变故。皇帝找来首相涤报和庞首席商议一个万全之策。庞首席说唯今之计只有雪域可以拉拢了,正好雪域的王子纳龙又在帝都,且据他听说纳龙对舞阳一直一往情深。正好趁此机会把舞阳嫁给纳龙,也算送他个人情,他自然会老老实实地替王朝帮忙了。   首相涤报却不同意庞首席这个想法,他看出舞阳与雷欧有情。而纳龙与公主萃心显然更合适一些,当然这个话他没有说出口,而是装作无事地去和纳龙闲聊。但是庞首席一再地劝皇帝把舞阳嫁给纳龙,这样不但能够换取国家的平安还可以免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当年那档子事情也再不会有人知道了。   皇帝觉得庞首席说的有理,同意照他说的办,向纳龙下聘礼,把舞阳远嫁雪域。纳龙听说皇帝要把舞阳嫁给他高兴得不亦乐乎。首相涤报来请纳龙跟他一起去钓鱼,两人在一起游乐之间,首相涤报点出了其实纳龙与萃心在一起更合适的话。纳龙不以为然,觉得他就是当和尚也不可能娶萃心这样的女子。   舞阳想到要嫁给纳龙,并永远离开雷欧,她心里还是很痛楚,但她明白国家大义为重,只有让自己坚强起来,他们忍受着内心的折磨准备着舞阳出嫁的聘礼。雷欧把他的光明之珠送给了舞阳,舞阳并不知道这颗明珠的用处,把它作为最宝贵的定情之物,同时,舞阳也把自己的蝴蝶项链送给了雷欧。雷欧把它放在贴身之处。两人等待着出嫁时刻的来临。在首相涤报的点拨下,纳龙终于明白其实自己一直对萃心很在乎,而对舞阳更多的是崇拜。萃心也在最关键的时候明白了自己要找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就在舞阳的迎亲队伍即将出发的时候,萃心赶到,她要求把自己嫁给纳龙,成就舞阳和雷欧。皇帝没有想到混世魔王似的女儿会爱上纳龙,也就同意了两队年轻人的选择,并且将颁诏天下。   冷云被克尔特抓住,此时的冷云已经开始变丑,克尔特在拿到圣杯后也抛弃了她,她只能找到雷欧,希望用过去的情谊打动雷欧,得到雷欧的帮助。   舞阳从宫中出来来找雷欧,但是她却看到冷云跟雷欧在一起,并隐约地听到两人的谈话,冷云要求雷欧放弃她,他们可以象从前一样恩爱的话。尤其是舞阳听到冷云这些年为了寻找雷欧吃了许多苦,心中油然生起几分同情,她觉得自己应该从这里退出成全冷云与雷欧的感情。雷欧发现舞阳看到他和冷云在一起,想对舞阳解释,可是舞阳却把光明之珠还给了雷欧,并表示了她的心意。雷欧见舞阳要把光明之珠给冷云很生气,骂走了舞阳。   冷云借机逼雷欧就范。雷欧拒绝了冷云的要求。冷云觉得雷欧太让她心寒了,她要雷欧为此付出代价。雷欧说他愿意做他能做的一切,但是不能放弃光明之珠和舞阳。冷云愤恨不已举剑刺向雷欧。她没有想到雷欧并没有躲闪,雷欧是想以这一剑偿还与冷云的恩恩怨怨。冷云这一剑把雷欧刺得昏死过去,当冷云看到雷欧胸前流淌的鲜血时意识到其实雷欧在她心目中还象从前一样重要,她并不想真的要他死。冷云费了许多周折终于找到舞阳,请求她来救雷欧。舞阳认为冷云又在耍手腕,执意不去。冷云看到舞阳这么不相信她,说尽好话,动了真情地求舞阳。   舞阳这才确信雷欧真的受了伤,心急如焚地同冷云赶往医馆。可是等他赶到时,医生已经被杀,光明之珠不知去向,雷欧还处在昏迷不醒的状态中。从现场看,嘎亚认定这是皇帝让舞阳下的手。为了救雷欧的性命也为了复兴大业他决定回到瀚海。嘎亚背着雷欧,雇了一辆马车悄悄地离开了帝都。此时皇帝也意识到光明之珠的重要性,他命令首相涤报和庞首席等人要加紧寻找。  光明之珠已经到了克尔特领主的手里,他派出去的人杀了医生,伪造了现场夺去了光明之珠。克尔特领主把珠子放进装了水的黑暗圣杯里,一道华光闪过,整个帝都瞬间被照得通明。  黑暗圣杯下果然出现许多文字,讲述了瀚海人古国的秘密。克尔特领主大喜过望,他要实现他的谋反计划了。冷云和舞阳来到医馆一切已经面目全非。雷欧不知所终。冷云判断一定是克尔特领主劫走了雷欧。她和舞阳一起去王府找克尔特领主。  冷云和舞阳回到克尔特领主府后商量好了见机行刺克尔特领主,可是有几次机会都丧失了,最后,当克尔特领主在拜祭祖先灵位的时候,冷云又一次行刺,克尔特领主出手把冷云拿下。  原来克尔特领主早就怀疑冷云这次回来的目的了,他是专门等着冷云送上门来的。克尔特领主把冷云拷打了一顿投入监牢。同时软禁舞阳,谎称要替舞阳报杀父之仇。舞阳内心十分矛盾。雷欧被嘎亚背回瀚海的路上一直昏睡不醒。  看着雷欧这个样子,嘎亚非常难过,他认定是崇光皇帝和舞阳害了他的少主。已经在准备发动战争的瀚海13部落的首领们听了嘎亚的叙述后纷纷表示承认雷欧的王子身份,以他的名义宣布起事夺回圣杯。  一时间瀚海古国的各个部落如风卷残云的势头向着王朝进发了。皇帝崇光得到十万火急的奏报瀚海国谋反了。他和满朝文武大惊失色,他们虽然早有觉察瀚海迟早是他们的心头之患,但没有想到事情会来速度会如此快捷,如此迅猛。一时间皇帝不知是和是战。他把庞首席、首相涤报和克尔特领主重臣召集到宫里来共同议政。庞首席和首相涤报认为要先礼后兵,对瀚海这样的小国还是先派人去谈判,安抚比较好。这样才显得有大国气派。实在不行,再出兵作战。  而克尔特领主因为他所管辖的军队都在外地,他无权调动帝都里的御林军,所以急于离开帝都和他手下的军队会合,以图谋反,因此极力主张开战,并声言他要亲自率兵击破瀚海的造反军队,活捉雷欧。同时克尔特领主把那天黑暗圣杯与光明之珠相遇时发出的一道光彩就成是天赐良机的祥瑞之气,说明现在正是出兵瀚海的好时辰,正好可以借机灭掉瀚海,彻底消除这个盘踞已久的心头大患,否则误过了战机后悔晚矣。面对克尔特领主的慷慨激昂、情真意切,皇帝有些动心了。  庞首席和首相涤报早已看出克尔特领主包藏祸心,生恐克尔特领主诡计得逞。他们知道只要克尔特领主离开帝都就会如虎添翼,反戈一击,到那时江山不保无药可救了。于是在朝堂之上与克尔特领主展开了激烈的辩论。皇帝崇光举棋不定。  庞首席与首相涤报虽然素来不和,但是在国家大义面前二人摒弃前嫌,一起进宫面君,揭发了克尔特领主的谋反之心,请求皇帝千万不要放克尔特领主出京,否则无异于放猛虎于山林。  庞首席为皇帝分析克尔特领主的权谋叛乱之心。首相涤报晓以国家大义,希望皇帝不要犹豫不决。可是崇光由于对十八年前的往事一直心存愧疚,觉得当年已经出于私欲王权而害死了亲哥哥,现在不能再伤及叔叔了。庞首席和首相涤报都无可奈何。因为冷云认定雷欧是被克尔特领主的人所掳之后便把克尔特领主做的许多坏事讲给了舞阳,所以舞阳也对克尔特领主的为人产生了怀疑,一直不敢贸然地答应克尔特领主提出的替她报仇的条件。  克尔特领主看出了舞阳的心思,他把冷云做的种种不仁之事讲给了舞阳,让舞阳认清冷云的为人。  舞阳要求见冷云一面,克尔特领主同意了。在监牢里,舞阳与冷云相见,冷云已经被克尔特领主折磨得面目全非。舞阳由此感受到了克尔特领主的残忍。她为冷云上了一些药帮助冷云缓解疼痛。冷云看到舞阳来看她非常欣慰,尤其是舞阳在这种情况下还为她医治伤病,这让冷云已经冰冷的心更受感动,她明白了雷欧为什么会爱上舞阳了。她对舞阳表示,其实舞阳和雷欧才是最合适的一对,她希望他们能幸福。  舞阳答应了克尔特领主的条件,同意替他指证皇帝当年害死她的父皇一事。克尔特领主集结了天下许多的武林高手,在帝都举事谋反了。他调来城中的禁卫军,声言皇帝崇光杀害前皇,是个罪不容赦的伪皇帝。  克尔特领主造反来势汹汹,他命令手下的人先冲破了首相涤报和庞首席的家,这两个人是他平时最痛恨的。  庞首席的女儿正好在家中省亲,看到娘家被大火烧着了,知道这次是逃不过去了,为了不受反贼的羞辱她跳井自尽了。  首相涤报和庞首席正在宫里劝皇帝先下手为强,赶快收拾克尔特领主的时候,首相涤报和庞首席的家人便闯进宫来报告克尔特领主造反已经让他们家破人亡的事情。皇帝一听庞妃死了,心疼得昏厥过去。  御林军一边抵挡克尔特领主的进攻,一边跑到宫里护驾。顷刻之间宫里乱作一团。庞首席大喊着让御林军顶住,顶住!结果自己却先跑了。而御林军此时已是寡不敌众。首相涤报是个文官可平时却好舞弄几下家伙,他觉得现在正是自己冲锋陷阵的好机会,顺手从宫里抄起两把根本不是一套的大刀杀了出来。可是没几下就吓得抱头逃跑了。  克尔特领主的军队也响应号召跟着杀到宫门之外,艾思法师听说克尔特领主集结了天下的武林高手,非常不服气要亲试身手,冲出宫来。哪想到克尔特领主的人马直冲过来想要夺宫。  艾思法师为了挡住这些叛军,捐躯而死,异常惨烈。  克尔特领主得意扬扬地对崇光讲,希望他能够自觉地把江山让出来,这样可以避免更多的流血与无谓的死亡,也算是崇光为老百姓做了一件好事。  庞妃为保护皇帝死了,崇光痛斥克尔特领主人面兽心。克尔特领主不以为然,说崇光才是深藏不露的坏蛋。克尔特领主对军队说出了当年皇帝崇光谋害他的哥哥前朝皇帝的事情。顿时群情激愤。眼看一场政变就要得逞了,老太后赶到宫墙之上,痛斥克尔特领主预谋已久的狼子野心和误国害民的可耻行径。同时也指出皇帝崇光当政十八年来为国家和百姓做了许多好事。老太后的威严震慑了克尔特领主和叛乱的军队,使他们不象开始那样嚣张了。  克尔特领主为了控制局面,达到谋反的目的,拿出公主金牌,让舞阳作证,控诉崇光所犯下的罪孽以及给舞阳所造成的伤害。舞阳面对着疼爱自己的祖母、杀害父亲的仇人和声称为她报仇的克尔特领主,百感交集。  老太后不愿孙女舞阳被克尔特领主这个阴谋家利用,一翻肺腑之言打动了舞阳。崇光皇帝拿出他早已写好的《罪己诏》向舞阳忏悔当年犯下的罪过。舞阳被自己的奶奶感动了,她已经识破了克尔特领主的伪善面目,虽然对皇帝的仇恨还在,但她不会为虎作伥的。她当众揭发了克尔特领主的阴谋,并且为皇帝作证。克尔特领主没有想到舞阳会这样做,他指责舞阳是被皇帝的权力所收买了。兵士们也没有化解心中疑虑。就在人们情绪很不稳定的时候,冷云赶到了,她靠着舞阳离开监狱前塞进她手里的小刀片逃了出来。  她以最有力的事实证明克尔特领主图谋不轨。士兵们放下了手里的武器。各路武林高手也纷纷背离了克尔特领主。克尔特领主看大势已去疯狂地发起功力要杀害皇帝崇光。千钧一发之际,舞阳出手把克尔特领主打得口吐鲜血。  克尔特领主这才知道舞阳已修得深厚的功力。他自知不敌,发动内功,一时间天地昏黄,飞沙走石,转眼间便不见踪影了。  雷欧知道瀚海已经叛乱了,而且已经攻入王朝的边界。他想要阻拦已经不可能了。但由于雷欧的极力反对,瀚海军队滞留不前。  从帝都逃脱的克尔特领主唤醒了鬼兵,鬼兵开始攻击双方的军队,面对威胁,庞首席不得不和雷欧签下和约,一直对外。  雷欧等人赶忙进入瀚海古城,阻拦克尔特领主的恶行。魔法阵的外面,瀚海、王朝的大军对峙着,但鬼兵出现了,到处血流成河。大家联手想要夺回圣杯,但根本不是拥有圣杯的克尔特领主的对手,冷云为救大家还死在这里。就在克尔特领主自以为成功,雷欧等人被他击败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的时候。黑暗圣杯一道光华射向克尔特领主,克尔特领主迅速衰老。黑暗圣杯吸取能量的时候,同样需要人的血肉供养,充满邪恶力量的黑暗圣杯这次把目标对准了克尔特领主。克尔特领主顿时成为骷髅一般,天地之间恢复了平静。  瀚海的叛乱平复了,克尔特领主也死了,黑暗圣杯再也不会危害任何人了。大家因此皆大欢喜。就在这时,皇帝下来秘诏,密诏之中,皇帝满怀对舞阳的愧疚之情,皇帝让雷欧和舞阳永驻翰海,重建分裂的13部落联盟。用光明之珠镇守黑暗圣杯的邪恶力量。永保世间太平。

雪域迷城,专属情色理论片剧照

>雪域迷城,专属情色理论片剧照1

雪域迷城,最新雪域迷城,雪域迷城影音播放_专属情色理论片_幼幼人体色五月在线网友评论

    
    Back to Top